新的哥哥 第352章 德州扑克

小说:新的哥哥 作者:沙发一号 更新时间:2021-10-07 17:07:47 源网站:最新热门小说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肆意神豪生活录 热门小说吧(rmxsba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本章有“德州扑克”的内容,请谨慎订阅(唔,算是作者的一次尝试,看看能不能把赌博细节写的具有趣味性,如果本章订阅量减少,作者之后会减少此类细节描写)

  --

  语气温柔,似乎又很善解人意,只是稍微提了金至秀一句,话语的重点放在李约身上,仿佛对他有多么大的关心一般。

  这番话说出来,李约不得不承认韩敏秀更富有魅力了,仿佛她身上套了一层光圈。

  难怪这女人能成为INS网红,除了脸蛋儿漂亮身材好之外,她说话做事的方式,无不是典型的“女神风格”。

  “既然是朋友,直接称呼我名字即可。”

  李约一边笑着,一边为韩敏柔推开一个椅子,将其送上一个德州扑克的赌桌。

  “李约,我原话奉还,叫我名字就可以了。”

  韩敏柔笑笑,两人之间似乎有一层叫做暧昧的东西在发酵。

  当然,如果王钦还在这里,一定会暗自诽谤,这就是一对标准的狗男女嘛,渣男和心机婊的组合,难怪这么般配。

  这里原本是一个六人牌桌,伴随着李约和韩敏柔上桌,牌局瞬间变为八人,不过开启赌局需要从下一轮开始,如今牌桌上,正有一个眼睛男和一个白人老头在对峙。

  德州扑克在赌场,尤其是外国赌场,是一个很热门的品类,它的比牌规则与炸金花类似:

  同花顺>炸弹>葫芦(三带二)>同花>顺子>两对,这些是精品牌组,出现的概率比较小,还有“对子”和“单张”,这是赌局上常见的牌型。

  扑克开始时,每个参与者会被荷官分发两张暗牌作为手牌,随后通过众参与者确认以及投筹,荷官开始分发“公牌”。

  公牌发三轮,总计5张牌,第一轮发3张,第二轮发1张,第三轮发1张。

  最终摊牌比大小,参与者手中的两张牌,与公牌任意组合,大者为胜。

  如今眼睛男和白人老头已经发到第二轮公牌,牌面是A、K、Q、9的组合。

  A是德州中最大的牌,在公牌中还可以与KQ等进行顺子连牌,而且牌面上还有三张红桃,又有形成同花的牌面,至不济,AKQ都是大牌,都有可能与暗牌形成一对甚至两对的牌组。

  “raise$1000”

  李约与韩敏柔轻声聊了几句,随后便将注意力集中在牌桌上,此时白人老头行动,很轻松的说出“加注1000刀”,他看了一眼如今的筹码池,差不多是$1500的样子,这是一个小于一倍,却又接近筹码池的加注。

  大部分赌桌都是赢家通吃的游戏,例如德州,每一轮,参与者都要投以底筹注入筹码池,而赢家便将获得所有筹码池。

  所以,真正的老手不会在意自己已经投入了多少筹码,而是会盯着筹码池,计算加注或跟注多少,才能赢下筹码池。

  如何计算?自然是通过自己的暗牌牌力,以及与公牌的匹配度,计算自己获取胜利的可能性,然后与需要付出的筹码对比。

  听起来很复杂,其实很简单,因为公牌是明的,只需要从公牌推断最大的牌型组合。

  如果自己是牌型第一,例如公牌有一对A,而手中的暗牌同样是对A,那就是罕见的炸弹,具有100%胜率,那么就需要诱导其他所有敌人进入筹码池,不断吸引对方下注。

  依次类推,如果是大概一半的胜率,那么就需要以小博大,用稍小于筹码池的加注,吓走对手,那怕对方牌大,损失的也只是少于底池的筹码,损失比小于1:1,而若是赢了,获得比大于1:1。

  因为每次发牌不同,总会有发到好牌的时候,所以,在理论上,如果牌局无限多,那么能在脑子里完美计算出胜率的人,将手中筹码完美打出的人,根据概率学,最终将赢取所有人的筹码。

  “call”

  眼睛小哥不动声色的接下,跟注1000。

  荷官开始分发最后一张牌,是与牌面关系不大的2。

  两人没有再动,最终翻牌,白人老头的暗牌是♢AK,眼睛小哥的暗牌是♤K♢10,白人老头以对A对K获胜。

  韩敏柔挑了挑眉,纳闷的说:“竟然连张A都没有,为什么要跟注呢?”

  李约小声回答说:“因为怀疑对方借公牌强打啊?而且1000的加注,看似挺多,又有点软,看上去很像咋呼。”

  咋呼,即明明手中没牌,但偏偏不断加注,从而让敌人认为跟注性价比降低,进行弃牌。

  “那加注的人,就不怕遇到大牌吗?”韩敏柔又问,她虽然喜欢玩牌,但明显是只鱼(愚)。

  “加注不重,比他大的牌那怕是顺子和同花,在这种牌面下也不敢再加注,只会跟注,而比他小的牌,也会以赌徒心理跟注,所以,这是一次价值加注。”

  “赌技”相当于一个模板,为李约带来了大量的赌博类经验和知识,扑克作为其中最大的类别,已经成为李约最擅长的,而德州扑克,类似规则早已风靡全世界,李约自然知之甚深。

  新一轮牌局开始,这次是八人局,因为李约和韩敏柔是新入牌桌的,所以发牌顺序重置,由李约开始发牌,随后是坐在李约身边的韩敏柔,最后的位置,也就是大盲位,是那个白人老头。

  牌桌上的位置相当重要,越往后一般越有利,因为他是最后决定是否加注的人,可以根据前面多人的加注或弃牌,来决定自己是否加注。

  李约是第一个位置,看了一眼牌,是杂色的J、8,很差的牌组,他直接放弃,随后是韩敏柔,她选择“跟注”。

  如今是开牌前的暗牌轮,决定是否加注的原因只有自己手中暗牌的好坏,类似AA、KK就是最大的牌型,可以进行疯狂的攻击,但这同样会因为加注筹码过多,而向牌局上的其他对手暴露牌力。

  赌博永远都不是单纯的数字游戏,而是具有极强心理博弈的,韩敏柔只是“跟注”,中规中矩,李约看不出什么。

  之所以是“跟注”,是因为八个人开局买牌的筹码是不同的,大盲位,也就是最后的位置,需要加倍向筹码池注入筹码,相当于盲加注,所以其他人的就只能跟注,或者在大盲位“加注”的基础上予以加码。

  第三个人弃牌,第四个人弃牌,很快就到了倒数第三个位置,这是按钮位,也就是俗称的庄位。

  庄位是比大盲更好的位置,因为在荷官翻出公牌后,庄位将是最后一个叫筹的位置。

  这次的庄位,是个矮小的东瀛人,他选择双倍加注。

  倒数第二位,小盲位看了看牌,很不甘心的弃掉,大盲位白人老头,不动声色的跟注,随后轮到韩敏柔,她这会儿就很难受了,因为她刚刚已经跟了盲位的筹码,如今被庄位打回来,需要追加一倍的加注,否则就是弃牌,无论怎么做,都显得刚刚的跟注行为很傻。

  这就是赌卓上位置的好处。

  最终,韩敏柔跟注,荷官开始翻牌,一共三张。

  白人老头过牌,韩敏柔过牌,庄位加注。

  这次,白人老头和韩敏柔统统弃牌,第一轮的翻牌,很明显没翻出与她们有关联的牌,所以在此也不再做抵抗。

  东瀛男人哈哈一笑,一边整理荷官推过来的筹码,一边把自己牌亮出来,竟然是跟李约一样的J、8,一个很差的牌型。

  但他偏偏笑到了最后,典型的咋呼。

  牌局继续,李约位于前置位,拿到的牌还不错,但没有A,他同样选择弃牌,反而是韩敏柔,继续选择“跟注”。

  毫无悬念的,韩敏柔第二局又输了,这次李约看出来了,她真的只是业余玩一玩,只能算是对扑克有所了解,知道规则,但没有技术,也不会算牌,不管什么牌都想参与,但被人“打”的时候,却又开始心虚。

  第三局,韩敏柔赢了。

  她是中置位,兴奋的直接“加注1000”,后面的人纷纷弃牌,韩敏柔赢得了一个筹码池。

  “什么嘛,这次怎么没人跟我加注啦!”

  这美女嘟着红唇,很不开心的亮牌,是一对KK。

  “韩大美女,你漂亮脸蛋儿上写满了‘我有大牌’这四个字,谁敢跟你啊。”李约在旁边笑了笑。

  他没在赌场看到金至秀的身影,所以这会儿是纯粹的娱乐,整个人放的很轻松。

  牌局继续,只能说,水平差的人,在德扑桌上很难生存,在随后的五局中,韩敏柔赢了两局,她手气很好,连抓了两次KK,但却只赢了2200的筹码,在另外三局中,却输了近5000 的筹码。

  其中一局,她拿着KK在翻牌后被白人老头反超,对方成功组成顺子,随后不动声色的不断对筹码进行加注,将筹码池造的极大,在最终亮牌后,成功自韩敏柔那里赢得超过5000 的筹码!

  在如今的牌局中,这是一个超级大池。

  因为众人的入池筹码仅100,小盲200,大盲400,最终营造出来的底池,却超过了一万刀,这是一次次翻倍加注的结果:

  八个人,六人的入池筹码就是600,总计1200的底池,翻公牌前,所加的筹码就是以底池计算的,一般会加一倍。两人对赌,底池就膨胀为3600刀。翻公牌后,根据底池继续加注,再一倍,底池就会膨胀到一万刀以上。

  所以,白人老头可能还存着“养鱼”的想法,这次并没有“杀”的太狠。

  韩敏柔已经输光了李约给的筹码,她有点不淡定,暂时脱离牌局,跑去兑筹码,李约看得出来,她是很想反杀的。

  恰在此时,李约抓到了一手不错的牌:♢A♢K

  最大的两张牌,而且同色,互连,在公牌阶段会很有发展性。

  “加注1000”

  在大盲位,李约选择进攻。

  入局的有三个人,东瀛男人看了看牌,最终咬牙舍弃,白人老头眯着眼仔细观察李约,笑着说:“你是AA?还是KK?唔,虽然我可能落后,但我很高兴,你终于进池了,那么,玩一把!”

  说着,他扔出筹码,选择跟注。

  李约知道,这是一种赌场上的言语试探,在正规比赛中,这类试探就如同篮球场上的垃圾话一样常见。

  一般而言,最正确的策略,应该是保持一张扑克脸,令对方无法试探出任何信息。

  当然,这不是比赛,这点筹码对李约来说不构成任何负担,所以他很轻松的耸了耸肩膀,反击道:“不如你猜一猜,毕竟,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底池,按照我之前表现出的紧手作风,我现在这手牌,应该相当的大。”

  在说话的时候,他紧盯着白人老头,或许是因为各方面属性都超高的缘故,李约很敏锐的,从老头略微翘起的嘴角中,读出了兴奋。

  “我回来了!”

  这时候,韩敏柔拿着一个小盒子回到李约身边,低声对他说:“我又换了五万筹码,李约,你觉得我能回本吗?”

  按照你的水平,估计还会输光。

  心里念叨了一句,表面上,李约微笑道:“你那么漂亮,肯定是能回本的。”

  漂亮和回本有必然联系吗?

  没有联系,但女人要听的就是此类的话,而且……

  “别安慰我,我发现我今天变菜了,不求回本,只要玩得开心就好了。”

  第一等的口是心非。

  此时,荷官翻开第一轮公牌:

  A♤Q♢10

  牌面与李约的♢A♢K关系极大,不仅组成了最大的顶对,而且如果公牌再发一张J,还能组成较为罕见的顺子。一般而言,在日常赌局中,顺子发出来的难度就已经极高了。

  白人老头扬眉,点了点桌子,以为“过牌”。

  韩敏柔紧盯着牌桌,这个公牌面太过潮湿,有无数的可能,而且,大家翻牌前是经过加注的,这意味着双方手里的牌都比较不错,翻前不错的牌,通常与AK这些有关系,这似乎是一场大战。

  随后,李约点了点桌面,竟然选择了“过牌”。

  荷官第二轮翻牌:

  ♢J

  牌面瞬间变成单张K成顺的局面,也就是说,两人无论谁手中有K,都是绝对的大牌!李约手里的A瞬间废掉,不过他有K,仍然保持着100%的胜率。

  老头扬了扬眉,新发的J他似乎极不喜欢,随后却拿出筹码:

  “raise$3000”

  底池大概3000刀,这是一个满额加注,意味着“重打”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中宁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新的哥哥,新的哥哥最新章节,新的哥哥 最新热门小说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